搞起了林下土鸡养殖

4年后,事情出现了转机。

有了这笔款项,陈有福和父亲买来鸡苗,购置了铁丝网围栏,盖起了工棚,在村后绿树成荫的半山上建起了一个将近十亩的生态养鸡场。

“没有烟草扶贫工作队的帮助,要建起这个养鸡场,我做梦都不敢想!”忙完手里的活儿,养殖场的场主陈有福和父亲陈发昌坐在工棚外,向笔者介绍起他们一家林下养鸡的“创业之路”。

事情,还得从头说起。

考虑到家禽养殖存在染病风险,工作队的一名队员主动将陈有福加为微信好友,经常搜集家禽防病治病知识发给他;

有力的宣传加上原生态的养殖方式,使陈发昌爷俩的养鸡场办得越来越红火,客商们纷纷打来电话咨询价格,少数客商还表示了长期合作的意愿。

邑堵村曲左二组山多地少,产业结构单一,村民收入不高。十年前,陈发昌不甘心一直过贫困日子,找亲戚朋友凑了一笔钱,搞起了林下土鸡养殖。几个月后,养殖场土鸡的数量从最初的几十只发展到一百多只。卖鸡和鸡蛋的收入,让家里的生活有了一定改善。

功夫不负有心人。几经辗转,3月底的一天,工作队得到了一条令人高兴的消息:共青团石屏县委有一个微型企业培育工程的创业担保贷款项目。陈有福的各项条件都符合这个项目的要求。

找担保人、填表、递申请……在工作队的帮助下,4月初,陈有福通过了资格审查,不久,第一笔五万元的贷款打到了他的银行卡上。

“现在大家更加关注食品安全,林下放养的土鸡和土鸡蛋属于绿色食品,在市场上很受欢迎。再说那次中毒,是因为养殖场和农田挨得太近,这回咱们有了经验,多注意点就不会吃瞎亏了。”一番深谈之后,陈发昌同意了儿子的想法。

“让市场先‘饿’上一段时间再说。”已经掌握一些营销知识的陈有福告诉笔者,他和父亲商量过了,现在养殖场土鸡的数量还不多,等达到一定规模后再分批出售,这样可以保证市场的良性循环。

3月15日,工作队到陈发昌家里进行摸底调查。促膝交谈后,陈发昌向工作队说起了这个酝酿了好几年的创业打算。

中午时分,走进位于半山腰的有福林下放养生态鸡养殖场,只见清凉的松树林里,几百只土鸡有的蹲在松树上悠闲地打着盹,有的正在土里刨食,还有几只母鸡把蛋下在草丛里,正“咯咯哒”叫个不停……

时光匆匆,转眼间到了2012年。这年,陈发昌退伍两年在外打工的大儿子陈有福对市场进行细致调查后,向父亲提出了重新开始林下土鸡养殖的想法。不出意料,陈发昌极力反对:“那年的教训还不够吗?”

正当陈发昌创业信心满满时,意外发生了——一天,养殖场附近的一块稻田喷洒杀虫药,部分杀虫药顺风飘到养殖场内,附着在露天放置的包谷粒上,土鸡啄食后出现中毒情况,几天后,一百多只土鸡所剩无几。

“从创业基金或小额贷款方面想想办法,兴许能少走些弯路。”工作队的一名队员提了一条建议,引发了大家的共鸣。

“你们怕只是嘴上说说,过了这阵儿就忘记了。”苦于凑不出启动资金,心里一直很郁闷的陈有福差点让工作队队员们下不了台。

……

“你有经验,家里的劳动力充足,这个想法很好。”听了陈发昌的介绍,工作队队员鼓励他不要放弃,先做好准备。下一步,工作队会根据具体情况进行精准帮扶。

创业不成,还背了外债。陈发昌一家又回到了贫困的生活中。

工作队一名老家在石屏县的队员结合地域特点,为养鸡场量身打造了一条颇具吸引力的广告语:“吃过听着海菜腔,看着烟盒舞长大的土鸡吗?有福生态鸡养殖场欢迎您”,并在微信朋友圈中广为宣传;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工作队多次派人到哨冲镇人民政府和石屏县人社局、银行及政府部门了解政策,争取支持。

2016年2月,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烟草专卖局积极响应上级关于开展扶贫攻坚的号召,向扶贫挂钩联系点——邑堵村派出了驻村工作队,专门负责扶贫对口帮扶的具体工作。

“小兄弟,扶贫攻坚是国家大事,对于我们来说更是一项重要的政治任务。烟草公司派我们来这里,就是要为大家做点实事。你放心,我们今天给你说的,一定会做到!”面对陈有福的质疑,工作队的队员当即作出了承诺。

然而,把梦想变为现实的道路并不平坦。由于没有足够的启动资金,爷俩的创业之路迟迟没有找到突破口。

回到驻地后,工作队开了个会,大家聚在一起,商量怎样才能帮陈发昌一家凑够资金。

炎炎夏日,骄阳似火。7月5日,笔者来到云南省石屏县哨冲镇邑堵村曲左二组的山上,茂密的松树林郁郁葱葱。

养鸡场建起来后,工作队的帮扶并没有到此为止——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