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决定了中国农业将成为中国经济的新驱动

中央农村工作会议六大暗示,你能抓住哪一个?导语:2014年,无疑将成为中国农业历史上里程碑式的一年,无论是首部农业金融政策出台,还是土改政策落地,都…中央农村工作会议六大暗示,你能抓住哪一个?

导语:

2014年,无疑将成为中国农业历史上里程碑式的一年,无论是首部农业金融政策出台,还是土改政策落地,都决定了中国农业将成为中国经济的新驱动。日前,中央农村工作会议召开,透露六大行业变革暗示,国家战略大潮中,你能抓住哪一个?

2014年,无疑将成为中国农业历史上里程碑式的一年,无论是首部农业金融政策出台,还是土改政策落地,都决定了中国农业将成为中国经济的新驱动。日前,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和中央农村工作会议召开,农业成为经济新常态下的重头戏。

农业企业抢先读懂政策深意尤为重要,尤其是当前经济新常态下,农业显然已经成为国家主抓的新经济增长点之一,农业巨变之下,是大浪淘沙还是弄潮而起,首先要从看透行业,看透政策开始。

从顶层设计到深化改革,始终要解决的是农业的两大困局

农业多年来始终是中央高度关注的行业,2013年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为中国农业改革制定了顶层设计。2014年的农村工作会议,农业改革进入纵深阶段,政策手段更有指向性,机遇和方向也更加清晰。明确指出要加快转变农业发展方式,推进农业现代化,发展多种形式适度规模经营,加大政策和资金力度,用好国内外两个市场,并把粮食安全问题仍旧放在首要地位。

事实上,虽然近年来中国农业出现不少新突破,但从宏观上看,当前困扰我国农业的两大困局仍是粮食安全和食品安全,这也是会议指出的“农业持续稳定发展面临的挑战前所未有”的根源。其主要表现在四个方面:

1)农产品对外依存度持续加大。2013年中国农产品贸易逆差达510.4亿美元,同比增3.7%。而2012年中国粮食的进口首次突破了7000万吨,粮食自给率降到90%以下,突破了传统观点所认为的“自给率95%”国家粮食安全目标。同时,粮食成本大增,中国主粮价格与国际市场出现倒挂,大量进口可能冲击农民种粮积极性以及粮食生产。

2)目前国内农业资源开发潜力已经有限。粮食“十一连增”之后,农业再增长潜力有限,拼资源、拼消耗的粗放经营难以为继。与此同时,耕地面积仍在持续减少,除了18亿亩耕地红线仍然必须坚守,转变农业发展方式刻不容缓,必须从追求产量增长向数量质量效益并重、注重提高竞争力、注重可持续的集约发展转变。

3)农民减少且呈老龄化。农村青壮年劳动力进城以后,农村空心化、农民老龄化、农业兼业化在一些地方趋势非常明显,“今后谁种地?”已经成为一个严峻的问题。而中国人口红利消失已成必然,要素规模驱动力减弱,经济增长将更多依靠人力资本质量和技术进步。从模式上创新农业,发展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构建新型农业经营体系成为政府重点关注方式。

4)从土地到餐桌的每个环节上食品安全问题均令人担忧。食品安全问题已经成为悬在所有农业、食品企业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但是,食品安全的本质不是表面上的掺杂使假,而是整个从源头到餐桌的农业体系的生产加工方式已经由之前的追求量的满足,向质的满足上转变。

可以看出,目前农业的核心困局最终指向的都是农业产业的模式和结构问题,要真正解决农业的问题,就要从根子上变起,实现中国农业结构和模式的转变,发挥新生产要素的增长作用。这也正是最大的政策红利:土改、城镇化和模式创新,2014农村工作会议,正在这些方面释放政策信号,相信2015年一号文件也将在这些方面推出更有针对性的政策。

中国农业模式变在哪里?投向哪里?

无论是不久前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还是此次中央农村工作会议,加快农业发展方式转变都成为会议重点,中国农业模式必定要变,但企业要清晰的是,中国农业究竟变在哪里?企业又该向哪里投入?

福来认为,此次会议已经暗示了中国农业结构变革的六大方向。

1,以土地改革为基础下的生产规模变革,出现更多更大的农业集团企业,大型农垦集团成为资源整合生力军

2014年9月29日,中央深改组第五次会议审议了《关于引导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有序流转发展农业适度规模经营的意见》、《积极发展农民股份合作赋予集体资产股份权能改革试点方案》。

2014年12月2日,中央深改组第七次会议审议了《关于农村土地征收、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宅基地制度改革试点工作的意见》。

2014年12月5日,中央政治局会议决定加快转变农业发展方式。

2014年12月9日至11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确定“加快转变农业发展方式”作为2015年五大任务之一。

2014年12月22日至23日,中央农村工作会议决定,加快转变农业发展方式,不断提高土地产出率、资源利用率、劳动生产率,实现集约发展、可持续发展。

大盘子的大农业,在从分散到集中的过程中,规模化必将成为现代农业的主要发展模式。规模化的方向大家都已经看到,但是,要抢先实现资源集中,必须有充足的资本和经营实力。所以,规模化机遇青睐的是龙头企业、大型农垦集团,甚至是跨界而来,拥有雄厚资本的大佬。规模化同时也将带动农资、农机、生物农业、智慧农业等行业利好。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经过60年的发展,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农工商集团,
2013年秋天,习近平提出“一路一带”战略,地处“丝绸之路带”核心区的新疆毫无疑问迎来了新的发展机遇,生产建设兵团依托自身和地域优势,突破兵团范围,与多方积极合作,从“打造国际大粮商”
到“建城戍边”、“师市合一”,农与工、商的互动融合,为农垦这种特殊的经济模式提供新的发展动力。

除了原有农业龙头、农垦集团,实力雄厚却对农业了解不够深入的跨界大佬,规模化是其风险较低的不错选择。不久前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只字未提房地产行业,引发地产业普遍担忧。而另一方面,恒大早在一年多前,就已经在我国大兴安岭地区筹划收购建立生产基地,目前已经投资了将近70亿元,并购并建设了22个生产基地,并计划投资超过1000亿元打造恒大粮油、恒大乳业、恒大畜牧。其背后就是许家印早一步看到房地产的下降和农业大兴起的战略机遇。

农业的根基是土地,土地政策的小变化就能够引发行业的大变局。1980年,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出台,农业从集体大锅饭转向家庭承包,土地从集中到分散,农民积极性空前高涨,实现了农业经营模式的大转变。现在,我国土地流转呈加速之势,截止2014年6月份,全国农村承包耕地流转面积达3.8亿亩,占承包耕地总面积28.8%。不久前,《关于引导农村土地经营权有序流转发展农业适度规模经营的意见》出台,土改正式走向台前,中国农业将从分散再次走到集中,中国农业经营模式将再次出现基于土地根基的大变革,结合不断创新的商业模式和方法,未来中国农业的爆发将不可估量。

《意见》阐述的“三权分置”改革是我国土地制度改革的重大制度创新、理论创新和实践创新,从政策设计层面为规模经营解决了后顾之忧。

这里,规模企业必须重视一个词“适度规模”,即要把握好规模经营的度。到底多少算“适度”?农业部部长韩长赋解读为,需要根据区域特征、土地条件、作物品种以及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等多种因素来确定。

我们从企业经营层面来看,即经济作物的种植不能影响到粮食种植面积红线,机械化规模经营不能影响到当地农民就业。

事实上,为了保护粮食安全,保障农民种粮积极性,我国对主要粮食作物实施限价包收,在粮食安全问题仍为农业首要问题的现在,这一政策将长期存在,所以,规模化种植主粮也将带来可观利润。

以河南为例,从目前普通农民种植小麦,不计人工成本,一亩大概盈利800元左右,且夏粮之后,还能再种一茬经济作物,规模化
订单农业将让企业不但得到政策支持,并保证企业利润实现。

2,智慧农业兴起,高效农业快速凸显优势

农业要提高效率,从粗放到集约,从低效到高效,高新技术必不可少,智慧农业将成为热门板块。另外,农业要实现规模化管理,相关配套技术和设备将出现需求的持续增长。同时,会议也指出,要使“新型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协同发展。

农业越是走向规模化大型集团,越是需要智慧农业的支持,越是人多地少,强调单位产量的国家,对智慧农业的需求越大。现在智慧农业做的最好的就是农业资源比较匮乏的以色列和日本。

今年,曾属联想系的神州数码溢价68倍并购农业信息平台第一品牌——中农信达,大举进军农村信息化,可见其承接“智慧城市”战略,完成城市信息化布局的同时,快速进入农村信息化领域的战略扩张意图。也充分体现了,神州数码对农业信息化平台的重视,以及对农业产业未来前景的信心。

“生物农业”主要是相对于“化学农业”而言的。化学农业在历史上对农产品增产起到了重大作用。但也有许多负面影响:如地下水污染、农产品品质下降、地力下降等。随着生物科技与农业的加速融合,如何利用生物技术更好地提高农产品种植、养殖效率,并降低生产成本、减少污染将是未来农业的发展方向。

到今天为止,农业技术基本上由大公司把持。未来这些大公司仍将市场主导,但随着投资者对农业技术机遇的认知加强,这个领域将看到越来越多的创业公司。甚至会出现360、小米一样发展迅猛的农业创业公司搅动市场。

3,以品牌农业和电子商务为代表的消费导向模式变革,现代农业企业快速向市场终端延伸

今年农交会第一次开始弱化政府指导,强化市场要素;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特别指出,模仿型排浪式消费阶段基本结束,个性化、多样化消费渐成主流;农村工作会议更是明确提出,发挥好新型城镇化对农业现代化的辐射带动作用,要着力解决好现有“三个1亿人”问题。

福来认为,企业强则农业强,现代农业不仅是种植模式的变革,更多的表现是商业模式的变革和品牌农业的崛起,中国农产品将从无品牌裸奔时代,进入真正的品牌商业时代。尤其是目前农业企业很多只有原料性产品,处于产业链的前端,只能为人做嫁衣。这种农业企业要向产业链后端延伸,向终端延伸,才能够把握市场自主权,实现附加值的提升。同时,食品安全问题、农产品价格问题、农民增收问题、农民卖粮难卖菜难等等问题,都将由商业模式变革来解决。原有知名农业品牌,特色农产品,地标产品,互联网品牌等将迎来主要利好。

无论从市场需求还是政策层面,消费需求将成为接下来农业发展的重要指向。农业策划、农产品营销将成为农业企业必须高度重视的课题,农产品如何表现出自己的特点,如何获得消费者的认可,如何用品牌占领消费者心智,将成为农业企业必须深入研究的系统工程。

所谓“三个1亿人”就是到2020年,通过实施户籍制度改革方案,使大约1亿具备条件、也有意愿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各类城市和城镇;通过加大棚户区、城中村的改造力度,使大约1亿生活在棚户区和城中村的常住人口改善居住条件;通过加快中西部地区发展和城镇化进程,引导约1亿人在中西部地区实现就近城镇化。

福来认为,农业现代化与新型城镇化不可分割,城镇化带来的不只是土地的集中,更造成农村和城镇消费结构的巨变,未来中国消费将在三四线城镇集中放量,并成为中国经济新的增长点之一。

第一,城镇化某种程度上打通了规模生产和规模市场的新接口,品牌将成为其对接的抓手。自产自销的小农经济被打破,规模化产品加速进入新农民家庭,规模市场,尤其是三四线市场放量。例如,小包装油早已替代小作坊榨油,米面等品类小包装产品也在逐渐推进,城镇化将大大加速这一进程,这也是为什么城镇化会成为拉动经济的重要引擎。

第二,渠道下沉障碍大大降低,一线品牌杀入,二三线品牌压力增大,一些以渠道为屏障的产品必须实现品牌升级再造。城镇化让农民集中于城市或小城镇,而且由于城镇化是由政府主导,具有很强的计划性和规划性,住宅集中,渠道聚焦,渠道障碍大大降低,加之京东等电商正在加快的农村布局,以快消品为代表的多种品类,未来销售放量可期。

第三,现代农业兴起是利好,但机遇永远不是公平的,对不同企业要抓的重点也要因地制宜。但不变的核心是“人“,这就需要系统的农业营销策划理念和经验,福来认为,当前正值品牌农业崛起的关键时期,是企业用品牌抢占行业老大的战略机遇期,很多企业现在迷茫的是,到底怎样才能抓住机遇?福来经过多年农业策划经验,总结出品牌农业建设七大顶层设计:1,傍大势、成大事,顺应餐桌食品品牌化浪潮;2,抢占老大,用老大品牌实现资源富集;3,路径设计,企业路径决定企业命运;4,抢占公共品牌符号,企业必须高度重视的品牌塑造法;5,基因再造,以客户需求为根本出发点;6,模式致胜,成功品牌多是因为好模式;7,杂交创新,有望彻底改变中国农业落后现状。

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参考我之前写的《品牌农业时代:企业最重要的七大顶层设计》一文。(回复55查看)

4,以多元化主题为代表的多种农业服务行业兴起,多种商业模式并存,有创新有亮点的创业项目成为投资重点

我国农业现状决定了,我国不可能“一刀切“的走美国式的大规模农场模式,家庭农场、专业合作社等多种经营主体也将快速发展起来,实现多种商业模式并存,多元化经营主体并存的新模式。新农人逐渐进入主流,农业创新成为投资关注的重点,农业策划将被广泛关注,互联网形式被更多采用。会议就提出,要把产业链、价值链等现代产业组织方式引入农业,促进一二三产业融合互动。

一二三产业的融合互动,被称为“第六产业”(1 2
3=6),农业由单纯的农作物生产向农产品加工和流通及休闲服务业等领域交融发展,产业链得以延伸,实现农业附加值的增加和农民的增收。

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教授郑风田指出,应在条件允许的地区推动农产品加工业和休闲农业发展,让现代农业“接二连三”,既能接入加工业的“二产”,也能连接休闲农业的“三产”,延伸现代农业的产业链条,让三产融合成为拉动我国农业农村经济发展的新的增长极。

会议还指出做大做强农业产业,可以形成很多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这与今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的经济新常态九大特征相关联,也是认识新常态、适应新常态、引领新常态的体现。

农业部经管司的司长张红宇指出,多元化经营主题主要分三类,一是家庭农场类,包括种植大户类,以家庭为单元的经营单位,去年年底家庭农场平均规模200亩全国有87万家,经营规模50亩的种田大户全国有317万家。二是各种各样的合作社,如直接从事农业生产水稻合作社、养猪合作社、养牛合作社,以及为这种合作提供服务的农机合作社,这种合作社去年年底98万家,今年统计123万家。三是各种农业产业化的经营组织,全国33万家,其中大大小小,比如说大牌传统的农业企业,包括深圳农产品股份公司、新希望、蒙牛、伊利、雨润、双汇等,也包括最近不断涌现出来过去完全不搞农业的,比如说阿里巴巴、联想,现在都作为新兴的资本进入农业,形成产业化的经营组织,现在全国大大小小的产业化经营组织已有12万家。

新经营主体的进入将对农业生产和经营模式带来革命性影响,比如,阿里巴巴、京东这样的互联网企业进入农业,颠覆了传统农产品流通模式,顺丰嘿店的布局正在颠覆传统农产品购买习惯。多种商业形式和特点相结合,中国农业将出现以大规模生产种植为主,多种新业态和新模式百花齐放的繁荣景象。

5,中国农业开始全球布局,大规模走出去将获得政策支持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我国低成本比较优势发生了转化,高水平引进来、大规模走出去正在同步发生。

中央农村工作会议再次指出,用好两个市场两种资源,健全国际农业交流与合作制度,创新农业对外合作方式。

11月,伊利30亿在新西兰投建全球最大一体化乳业基地,国家主席习近平亲自为伊利集团大洋洲乳业基地揭牌。

APEC在北京召开,中粮集团董事长宁高宁出任APEC工商咨询理事会(ABAC)主席、APEC中国工商理事会首任主席。

在很多企业还在纠结基地选在内蒙还是山东的时候,中国农业全球化已经全面展开,尤其是习近平“一路一带”战略的提出,为中国企业走出去提供了国家战略保证。

从农业现状来看,农业生产、流通成本越来越高,环境要求越来越苛刻,农业技术的需求,向现代农业的转变等都需要中国农业企业跨出国门,整合全球资源,打造中国农业新模式,这也是对中国农业的结构调整。

新希望万头牧场遭到周围农民堵门事件,就是规模农业和环境资源矛盾的突出表现,环境和企业都遭受了巨大损失,而伊利新西兰牧场的投资就是在全球范围寻找最适合的产业基地,是优质产品的保证,也是对本国环境资源的保护。

福来认为,现代国际市场下,国与国之间的粮食安全竞争,绝不是单纯的莽夫之争,而是贸易、金融等多种手段的综合实力角逐。中国企业已经交了不少学费,但并不能因此裹足不前。中国粮食安全绝不仅是18亿亩红线的问题,随着国际贸易交流的深化,四大粮商已经布局全球农业,并大举进军中国市场。2004年的大豆危机,压榨企业集体沦陷,中国企业就以惨重代价上了一节
“贸易课”。

6,以基建投资为代表,农业配套产业投资将成为重点关注方向

会议指出,要加大农业政策和资金投入力度,农业农村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落后,有巨大新增投资需求,用好这个空间,可以更好发挥投资的关键作用。加之之前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的“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明年农业贷款将有极大可能出现降息政策,贷款也将更加容易。

为了实现农业规模化、现代化,农业基建投资将成为必然,兴修水利、修筑道路、建设牧场、物流设施,电网建设等相关行业都将有可能获得政策性投资或者更容易得到资金支持。

另外,我们必须注意的是,房地产下行后,中国存在大量闲置资本正在寻找投资机会,近期股市接连上涨,牛市初现端倪,也是资本寻求出口的表现。现在,资本已经把眼光投向了农业,有了资本的“烧钱“,品牌农业就有可能跳出投入周期长,产出少的传统模式,依靠资本快速占领市场,占领品牌,整合产业链,加速企业周转率。而农业企业要得到资本支持,也要在模式、概念、科技等方面有所创新,提高农业效率。资本的嗅觉是非常敏锐的,面对好的项目,会心甘情愿为农企做资金铺垫,做贡献。

今年,政府层面反复解读中国进入经济新常态,经济增速开始从高速增长向中高速增长过渡,“稳中求进”成为经济工作的关键,而农业无疑已经成为”进“的最佳选择,未来三十年,中国增长看农业,农业将成为投资的最佳产业。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